王斗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王斗门户网站>财经>文章内容

前三季度保险罚单双降 财险和中介机构被罚最多

字体大小:【 | |

2019-11-08 17:39:57

策划者的演讲:500多张罚单和8000多万元罚款概括了前三个季度保险业的总体处罚。这两个数字显示出与去年同期相比的“双底”趋势,这反映出保险业在反混乱斗争中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在保险业向高质量发展转型的关键时期,一方面,监管将继续严格,另一方面,监管体系将形成短板。从统一保险行政许可流程到员工回避制度,提高保险公司内部控制机制的有效性;从行业处罚程序的规范化、第三方平台网络保险混乱的整改到消费者权益的保护,中国保监会将在国庆假期后发布四份文件。保险监管体现了“严格”和“对症”的特点。

今年前三季度,中国保监会及其派出机构共向保险机构下达517项行政处罚决定,罚款总额超过8000万元。与去年同期相比,罚金数量和罚金数额呈现“双下降”趋势,充分显示了保险监管的显著效果。该行业已逐渐恢复保护,监管已成为常态。

数据

鉴于保险业仍存在诸多混乱,中国保监会最近也进行了深入调查,发现保险业存在17类侵权混乱,涉及产品、销售、索赔和网络保险四大方面。由此可见,控制混乱的任务仍很艰巨,监管和升级仍需继续。

数据

上周,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了四份文件来清理市场。其中,《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办法(征求意见稿)》旨在规范未来银行业和保险业行政处罚的全过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盛骏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当前严格的监管背景下,一套完善的监管流程不仅有利于行政处罚权的自我约束,而且有助于积极引导被监管对象的心理预期,从而促进监管权的有效运行。

9月份的门票突出了主要负责人

据英国《金融时报》一名记者的评论,仅9月份,中国保监会和地方监察局(不包括监管分局)共发出44项罚款,涉及30家保险机构,总额为949.1万元。其中,保险公司被罚款720.8万元,相关责任人被罚款203.3万元。保险机构实施的包括个人罚款在内的罚款数量占80%以上。“双罚制”的实施越来越深入。

从当地银行和保险监管局开出的罚款数量来看,安徽银行和保险监管局在9月份以11笔罚款高居榜首。然而,从处罚金额来看,宁夏银监局是最强的,罚款总额为255.3万元。第二个是黑龙江省银监局,罚款总额为201万元。当月发行的四张罚单中,有三张罚款超过50万元。

9月2日,黑龙江银保监督局开具的61号罚单显示,AVIC安盟财产保险有限公司滨县分公司因未向被保险人真正支付广告和业务推广费,并给予合同以外的利益,被监管部门责令改正,处以50万元罚款,并对相关负责人发出警告,处以10万元罚款。从9月份公布的机票信息来看,保险机构被罚款的原因仍然主要是顽疾,如“给投保人提供合同规定以外的福利”、“业务数据不真实、费用虚高”和“误导销售”。

值得注意的是,安徽省所有11起罚款都是针对保险机构的,包括5家保险评估公司、2家保险经纪公司和2家保险代理公司。9月26日,吉林银保监管局共开出6张罚单,其中4张是对安联保险代理有限公司吉林分公司及其负责人开出的,罚款总额为65.2万元。此外,鹏程保险代理有限公司因两大违规行为被重庆银行和保险监管局罚款100万元,即返还保险合同以外的利益和不真实的金融业务数据记录,这是9月份“最贵”的罚款。

同时,记者注意到,9月份的处罚延续了今年对机构和个人“双重处罚”的强调,突出了明确责任主体的监管要求。例如,一家大型人寿保险公司宁夏分公司出具的罚单显示,多达9名负责人与该保险公司一起受到处罚。另一家保险公司安徽分公司甚至因利用其业务为其他机构谋取不正当利益而被直接取消资格。

一家人寿保险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监管机构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特别是对高级管理人员的处罚,保险公司违规的成本越来越高,这使得那些敢于冒险的人不敢轻易触及“红线”。

朱盛骏认为,加大对主要负责人的处罚是十分必要的。从长远来看,保险公司内部将建立有效的传导机制,使“双重惩罚”发挥最大作用。毕竟,问题总是出在“人”身上。无论我们面临多大的市场转型和竞争压力,只有当个人行为合规时,公司才能保持合规管理的底线。

财产保险和中介机构被罚款最多。

据记者统计,今年前三季度,银监会和地方银监会共对保险机构发出517项行政处罚决定,罚款总额约为8764万元,而保险业去年同期收到近1000项罚款。从区域分布来看,四川省罚款金额最高,高达1045万元,共发行40张门票。其次,黑龙江省共发行41张门票,累计罚款863万元。

财产保险仍然是“最高”处罚。前三个季度的罚款总额占50%以上。汽车保险是违规行为最严重的领域。这是100多万元巨额罚款的来源。例如,华海财产保险公司总经理因汽车保险业务中的欺诈性支出、任命不合格人员担任公司高管、非法销售投资保险产品而被免职后,三个月内被罚款187万元,成为前三季度收入最高的财产保险公司。

事实上,财产保险公司集中在汇编或提供虚假资料、给予保单持有人合约外利益、虚报各项开支以获取资金等违规行为,也是汽车保险市场长期累积的顽疾。从前三个季度对财产保险公司的大部分罚款中可以看出,监管部门采取了一项升级措施,暂停违规机构的商业车险业务,以加强车险监管,遏制费用竞争和由此引发的各种收费行为。

此外,前三季对保险中介人的罚款约占30%,是第二大罚款“场所”。然而,与第一和第二季度相比,第三季度被罚款的机构数量大幅减少,只有24家保险中介被罚款。鹏程保险代理有限公司因返还保险合同以外的利益和不真实的金融业务数据记录被重庆银行和保险监管局罚款100万元,这是保险中介的最高罚款。

类似于汽车保险的情况,保险机构有很长的混乱历史。编制虚假报表和材料、给予保单持有人合同以外的利益、错误列出和套汇费用以及财务数据不真实的情况并不少见。目前,中国保费收入的一半来自中介渠道。如果中介“野蛮成长”,必然导致行业发展扭曲,最终影响消费者利益。意识到这一点,监管机构的反混乱之剑继续瞄准保险中介。除罚款外,中国保监会还发布了《关于加强保险公司中介渠道业务管理的通知》、《关于开展保险专业中介机构从业人员执业注册数据核查的通知》、《2019年保险中介市场异常整改工作计划》等文件,引导保险中介机构健康发展。

严格监管促进产业高质量发展

“近年来,中国保险机构经历了快速发展阶段,也出现了盲目扩张的混乱局面。混乱主要表现在公司治理薄弱、资金非法使用、产品创新不当、销售误导以及财务和业务数据不真实。通过不断改进,取得了明显成效,保险市场的混乱局面得到了很大程度的纠正。”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梁涛表示。

从今年的市场混乱整治来看,一方面,中国保监会将坚持严格的执法标准,坚决对机构和人员实行“双罚制”;另一方面,我们将加强惩罚的正常化,加强对重点地区和重点机构的持续疾病的监督。保险市场呈现健康发展趋势。

陕西银保监管局近日发布新闻报道称,自商用车保险试点改革以来的一年中,当地商用车保险新产品平均保费较改革前下降了51.1%,消费者的盈利意识明显增强。同时,全省商用车保险综合成本率从改革前的49.61%下降到29.49%,综合成本率从100.49%下降到99.01%。汽车保险市场的混乱得到有效遏制,行业发展质量明显提高。个人保险市场的变化更加明显。在经历了过去两年的转型阵痛后,许多寿险公司已经从规模驱动转向价值驱动,从银行保险业务转向个人保险业务主导,回归保险的道路越来越平坦。

然而,保险业的“整顿”艰苦工作仍需一个接一个地啃噬。国庆假期结束后第一周,中国保监会下发了《关于开展银行保险机构侵犯消费者权益混乱整改工作的通知》、《银行保险机构从业人员工作绩效回避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许可实施程序规定(征求意见稿)》和《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办法(征求意见稿)》。从规范行政处罚程序到加强保险公司内部控制机制的有效性,再到要求保险机构针对公开发布的混乱局面进行自查整改,银行保险监管可谓与时俱进,关注“七寸”。

朱盛骏说,“这种监管升级来得正是时候。由于保险业在过去两年发展迅速,多年前的监管法规改革能够更好地适应现代市场转型的需要。”关于未来的监管趋势,中国保监会表示,今年将严格按照法律法规进行处罚,以保持高压态势。特别是要实行“双重处罚制度”,加强对高级管理人员的处罚,有效提高违反法律法规的成本,使机构不敢违反法律法规,不能违反法律法规,不愿违反法律法规。

(编辑:郭魏莹)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北京快乐8投注 内蒙古十一选五投注 香港彩购买

上一篇: 将展现在莞台商发展历程 下一篇: 专访商河县委书记陈勇:推动民生事业!打造首个冬季清洁取暖示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