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斗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王斗门户网站>财经>文章内容

四川发现 | 光严禅院 隐藏529年的《洪武南藏》(下)

字体大小:【 | |

2019-11-07 13:47:22

禅宗大师悟空的身体照片。周奎提供

杨虎/温

这条路靠近古庙,那里只有几张金色的脸。破碎的塔有冰冷的草,破碎的建筑没有钟。

乱纸丢了佛经,碎碑被分成印痕。黄昏时分,月亮在吐唾沫,门周围有成千上万棵松树。

这五首独特的歌是唐哀帝晚期隐居在凤栖山白云中的诗人唐球写的。这首诗中的古寺是指严光修道院。

唐球是另一个人。他养了一个好的青城县长,没有买土地,没有盖房子,每隔十天半月骑着自己的绿牛往返于青城和林琼之间。他拜访老师寻求建议,吟诵佛经,听竖琴,经常在黄昏时分醉醺醺地回家。根据地方志,他不属于同一类,也不注意它。每当他从写诗中得到任何东西,他都会随意写下来,不管诗的长度如何。写完之后,他把它们卷成纸,放进随身携带的大瓢里。因此,它也被后人称为“诗人”。

晚年生病时,“瓢诗人”把他一生的瓢扔进渭河,叹了口气,“如果瓢不丢,得到它的人就会知道我辛辛苦苦听到了什么。”然后漂走了。

明朝永乐十四年(1416年)秋天,金冠桂花季,春竹突然收到南京的一封密函。纸上除了“桶里的诗人”这首诗什么也没有。然而,春竹看了之后脸色大变。他离开了所有饮酒和欣赏广西的后宫美女,匆匆离去。

初冬,永乐皇帝突然颁布法令:他给常乐寺起了“严光寺”的名字,给了半副銮甲和两个御盆,还有龙凤旗、琉璃瓦、第一部雕刻的藏南佛经(即洪武的藏南)和印度梵文拜尔经华严经。他还给了法伦悟空这个名字。

汽车在马萧萧闪烁。初冬长江以南四川以西的第一场降雪立即护送了皇家礼物。

为了迎接皇家藏经并获得蜀王福的资助,严光寺院很快在半山腰新建了一座藏经楼,里面有一辆藏经车,两边的寺庙折叠不当。在过去,有旧墙和旧瓦的寺庙立刻有黄色和红色的墙,从山脚一直延伸到半山腰。后来,它被分为上修道院和下修道院。木鱼的密集声音在山上回荡。

清嘉庆十八年(1813年)的《重庆国志》对这一繁荣景象描述如下:永乐十四年,蜀王上书,下令用琉璃瓦建造“严光寺”。给经文一个大收藏,684个手提箱。藏经的轮子竖立在中间,上面写着“飞轮宝贝”。

民国十四年(1925年)修订的《重庆县志》进一步写道:“藏经建筑是严肃的,咨询护法...红色的春天有阴影,紫色的春天散发芳香。”

世界上唯一的一本书,吴鸿南藏,就这样被一只不可思议的命运之手送到了山岚的西蜀严光寺,那里有隐约可辨的白云。从1371年除夕在朱元璋的梦里,江山寺搬迁后,朱元璋去世,文健皇帝秘密收藏,永乐登基...半个世纪以来,明朝的火焰把它烧得伤痕累累。

然而,它保持沉默。当它终于抖落尘土,从雄伟的故宫逃到这片宁静的山林里时,它一定松了一口气。故宫是风、剑和霜逼出来的。它太累了,只想静静地休息,听听鸟儿、雨滴、花朵,然后在久违的佛名声中睡着了...

它最初来自凉爽的世界,灾难过后终于恢复了凉爽——但我,佛陀,是仁慈的——在凉爽的尽头,我应得的巨大温暖正静静地等待着它。

所谓的灾难是一种福气。大多数时候,悲伤和快乐之间真的只有一层薄薄的纸——人是如此,书也是如此——在1416年深冬的那个晚上,当孤独的“洪武南藏”从落叶覆盖的山路上用马蹄慢慢拐进严光禅寺的大门时,一双温暖的眼睛一直跟着它。

那是禅师悟空的眼睛。

在那之后,眼睛里的全部同情将被转化成一个不朽的身体,伴随着它早晚——直到535年后,它离开,然后身体死亡。

“吴鸿南藏”,四川省图书馆和市政厅的瑰宝。

就在“吴鸿南藏”与禅师悟空相遇的时候,以此为基础刻写的永乐南藏在山外风行一时。在紫禁城,它很难逃脱,一双眼睛冷冷地看着它。

据说这个愿景与文健皇帝有关。

在1402年6月的大火中,当太监们指着地上无法辨认的骨头说它们是文健皇帝和其他人的尸体时,朱迪的心是模糊的。史明说:“(文健)关闭宫殿并自焚。看到浓烟从宫殿升起,朱迪派了一个信使去营救他,但是已经太晚了。他把尸体扔进火里,但它仍然是白色的。他哭着说,“果然,是痴呆症!"

在为我侄子流了几滴鳄鱼眼泪后,朱迪开始为自己辩护:在他被任命后,他在给朝鲜国王的圣旨中说:“我没想到会建立一个文件作为对权力的威胁,关闭宫殿并焚烧自己”(史明路,太宗实路)。

然而,历史书上的空白模糊地揭示了这样的信息,这仍然让人遐想:“当皇帝进宫时,火突然爆发,马史女王突然倒下。季承去换上一件僧侣制服。王子进了宫殿。因为它指的是中间和后面的骨头。”

尸骨被确认后的第八天,大约在1402年7月初,朱迪听取了学士王静的建议,宣布这些未确认的尸骨为文健、马皇后和王子,并根据皇家礼物埋葬了它们。

人们对失败的英雄深表同情。永乐登基后不久,许多地方开始动摇文健皇帝的模糊形象。例如,《明钱塘江县志》记载“东明寺建在安溪大柴山前,文君在此出家。有一张他的肖像。”明代钱塘县现位于杭州市余杭区。今天,一副对联仍然挂在寺庙的主厅前:

僧为帝,帝也为僧,反复,幔相授,留偈而变;

我叔叔是我侄子。我侄子不是我叔叔。三百年来,我的国家保持不变,我的生活是空虚的。

在许多传说中,曙光岩佛寺的情节丰富多彩:

当朱迪到达宫殿,火焰熊熊燃烧时,他的皇帝突然想起了皇帝起初给的铁盒。他打开盒子寻找解决办法。盒子里装有剃刀和袈裟。另一封信指出有一条通往宫殿外面的秘密通道,并指出这条秘密通道的入口。他的皇帝独自逃离了秘密通道。

离开皇宫后,文健皇帝茫然地环顾四周,惊慌地跑到河边。他登上船,随水而下。后来,他去了位于西蜀青城山36峰深处的凤起山长乐寺,去了曾蜀祖法伦避祸。

几年后,当东厂间谍追踪到他时,文健皇帝很快就逃走了。在他居住的冥想室的墙上,有一首诗写道:“在西南地区经历了几十年的衰落之后,树木的沙沙声已经自发地转化为利润。甘坤在哪里有家?河流寂静无声,水流自由。长乐宫的云散开了,雨落在葛源身上。绿柳树年复一年地变绿,野老人们哭着休息。”

几年后,文健皇帝在云贵巴旅游后回到长乐寺。这时,昌乐寺改名为严光寺。在悟空禅师的劝说下,文健皇帝把自己锁在藏经阁里,努力寻找出路。在绿色的灯光下,在黄色的卷轴上,过去95年的雕像已经像一场梦一样化为乌有,他感慨道:

“读读《舒郎加马》,懒得敲门。嘲笑黄房子,送勺子。

在南方,有数千英里的小山和湖泊,在北方,有数千英里的门仰望天空。

很长一段时间后,我忘记了飞行的凤凰战车,把我的袈裟换成了大公的龙袍。

官员们现在在哪里知道?只有鸟群迟早会面对彼此。"

受《吴鸿南藏》巨著的启发,文健皇帝最终投身于佛教。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离开过严光修道院,死后被安葬在后山。

也许这个传说的起源不仅是因为春竹是文健皇帝的叔叔,也是因为禅宗大师悟空的起源,也是因为方孝儒的话:“燕王着急了。孝道儒家告诉皇帝,今天,蜀王不会回朝廷,土地将被四个人占据。这是一场决定性的战斗。如果不好的话,我们会接受士兵,幸运的是舒。以防我们能获利。”

......天地悠悠。文健皇帝的传说在凤栖山上仍然依稀可辨。这是模糊的,很难区分真假,就像山中的薄雾。

如果这个悲伤的皇帝真的在这里度过了他的最后几年,那将是他灵魂最好的安息。如果你不相信我,几千年来,白云缭绕的风起云涌,唱着优美的“一瓢诗人”:“如果你看不到,自古帝王就犯了许多罪,你怎么能赢风滋润大地……”

平静地享受和平200年后,“吴鸿南藏”再次遭受兵火灾害。在接下来的300年里,这座山完全失去了它的新闻。

这一次,大火发生在沈嘉。

最初的消息是崇祯皇帝在景山公园上吊自杀。接着,整个中国都着火了——满清战士在黑暗中从山海关外冲入中原,开始了可怕的大屠杀——扬州十号、嘉定三号、昆山三号、江阴三号、常熟三号、湘潭三号、南昌三号...直到今天,无数死者的眼睛仍不屈不挠地在历史的夜空中,闪烁着苦涩的光芒:

在扬州,“所有的女人都有长长的绳子绑在脖子上,上面覆盖着珠子,一步一步地往下掉,全身沾满泥巴。地上长满了婴儿,或者长满了马蹄,或者长满了人的脚、肝脏和大脑,哭泣的声音充满了田野。"

嘉定市"在市民中,吊梁者,滴井者,滴河者,滴血者,断肢者,断肢后还活着者,血肉之躯是狼。"清军“在白天”公开强奸汉族妇女有些不听话的人,“用钉子把他们的手钉在木板上,还强迫他们通奸。”

昆山市被“完全杀害,妇女和婴儿不知道谁逃出大门淹死了。昆山山顶的和尚屋里藏着一千个女人。随着孩子们的哭喊,他们被消灭了,血流成河。”

……

严光修道院被张钟弦的军队烧毁。1644年8月9日,张钟弦的军队攻占了成都。春竹的第九个孙子,也是最后一个蜀国国王朱智淑,在一口井里自杀了。后来,张钟弦的军队从成都西迁,放火烧了青城、温江等州。然后它穿过岷江,直接去了重庆。周知的王丽京死于火灾。

青城山三十六峰的寺庙和道观都被士兵烧毁了。虽然严光佛教寺院的位置更好,但也到处是废墟:“进入沈嘉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没有留下寺庙。然而,除了藏经车和藏经楼,还有许多琉璃瓦。悟空的方法就是这样。”

张钟弦的军队终于停在了苍茫苍茫的龙门山脚下。他看着成都西北部悲伤而竖立的群山,转过头,在烟雾缭绕的成都废墟上用猴子给自己加冕。他自称为皇帝,玩得很开心,然后继续杀人。

命运已经把“洪武南藏”送进了山林。当蜀王自杀的消息传来时,这位名叫海牛的住持立即带领寺内所有僧人背上“洪武南藏”,前往汉藏边境的雅安天全县山居寺。经过一番恐慌之后,他终于拯救了孤独的佛经和对没有怨言的人的怜悯之心。

许多年后,海牛法师在描述生与死的大迁徙时,印象最深的不是他肩膀的沉重和脚步的慌乱,而是从凤栖山到大雪山山居寺的山路上一直红色的月光,它反射了400多英里的山林,从绿色到淡黄色再到雪。

六、一切皆有因果

22岁以后,鲁蜀终于迷上了佛教,开始检查和比较佛经的版本。

在那之前,这个江南青年的理想是成为一名艺术家。1915年,刘海粟被任命为上海美术学院院长,他注意到宗白华的“生命美学”,非常兴奋。三年后,他在《新青年》第六卷发表了一篇题为“艺术革命”的文章,引起了陈独秀的热烈反响,立即卷入了国内艺术界“精华”和“创新”的漩涡。

当时,外国势力无处不在,而国内军阀混战,人民的生活日渐衰弱。内心斗争的痛苦最终将身心疲惫的鲁蜀引向空明的佛教和禅宗境界。1918年,著名佛教学者欧阳修(欧阳)并没有逐步为南京佛教学院的“智娜内院”做准备。卢成被邀请协助他的工作。从那以后,他一生都专注于佛教研究。他获得了“爱子”的绰号,这是释迦牟尼佛下的“智慧第一”弟子沙里福图的中文译名。

1937年春天,抗日战争逼近南京。陆舒随学院搬到四川省江津县。士兵们在前线与敌人作战。鲁肃在昏暗的油灯下,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比较和审视历代佛经上——“有亡国,就有亡国...名字变了,这意味着亡国。仁义充满仁义,而至于野兽和食人族的比率,人们会吃,这意味着他们会死在这个世界上...世界,中国文化也是如此。只要文化不死,中国绝对不会死!

怀着如此的愤怒和激动,学院成立了一个专门的“访问经济系”。1938年初,日本侵略者在南京大屠杀中犯下的滔天罪行层出不穷。陆澍愤怒而又莫名其妙,他尽最大努力寻找散落在各地寺庙和民间的佛教经典。这一天,他从数百英里外一个名叫石千尊的和尚那里收到了一本厚厚的书。信中附有一句话:“当国家陷入危机时,请为我的中国佛教留一点血。”

1938年秋天,一个惊人的消息传遍了全国:沉睡在西蜀山区522年的佛宝震惊了世界!

经过仔细分析,路遥先生认定藏在西蜀风旗山数百年的古书是藏已久的“洪武南藏”。他写道:“明朝的藏南最早雕刻在洪武。这本书在一片混乱中被销毁了。后世并没有看到它的原型。永乐六年天西寺被烧毁,崇甸走廊变成废墟。这个版本应该和它一起烧掉。后来,寺庙被重建,并改名为感恩。藏经也被改编并再次出版。因此,在明初,它被广泛储存了25分钟。起初,它一度非常受欢迎。后人看到了西藏南部所有的永乐版本,但他们误认为是洪武时代。因此,他们不知道这两个版本的异同。”

要不是路遥,严光寺第44代住持老和尚严光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他每年晒出的无数经文是中国佛教经典中唯一被人们搜寻了500多年的书籍。

在漫长的岁月里,“吴鸿南藏”逐渐失去了它的名字。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寺庙里的和尚开始把浩如烟海的经文称为佛经。如果他们遇到更重要的场合,他们会有些自满,并声称他们的藏经楼有明代的龙收藏。龙是皇帝的意思,意思是经文的起源与大明的朱帝有关。然而,没有人能说出任是谁。

尽管如此,一代又一代的僧侣每年夏天都庄严地参加寺庙最重要的仪式——“翻经”。这种方法非常原始。阳光明媚时,经文被一个接一个地从藏经楼带到正殿前的空地。然而,烟熏过的特殊竹片被一张一张地翻过来(不是用手,因为害怕出汗)。如果有厚页或缺页,他们必须在禅师悟空的灵塔前低头忏悔。经文逐页彻底播出后,小心地将防蛀烟叶夹入每一卷经文中。

每次你翻看佛经,你都会花掉几乎整个夏天的时间。此外,光是烟叶就需要下山去买几百斤。

从我7岁起,我就一直在严光修道院当和尚。我记得当我正忙着晒太阳的时候,已经是日落了。在金色的夕阳下,夜校的黄昏钟声悠闲地响了起来,抬起头来相互看了一眼,钟声在梵天荡漾...

刹那间,那是公元1951年。今年,忙于筹备在北京成立“中国佛教协会”的路遥特别忙。然而,他一直在想四川的“洪武南藏”。随着新旧交替,新社会对珍贵的佛教经典采取了不同的态度,这些经典被寺院保存了几千年。例如,他听说新成立的扬州图书馆邀请了一个完整的“永乐南藏”进入一个设备齐全的古籍珍本室。他心中隐隐有一种兴奋感,认为灾难结束后,“洪武南藏”最终会大有作为。

7月,成都传来消息,1951年6月的一天,四川省重庆县第一任县长姚体新根据县志去了严光寺院,直奔藏经阁。在仔细阅读和研究了寺院中的“吴鸿南藏”后,他走出来说:由于土地改革政策,邓万方丈被指定为大地主,严光寺院的僧侣面临着被解雇的危险,寺院没有人力和财力来保存如此庞大的国宝。

姚县长立即下令关闭藏经楼,打包藏经书。然后他派人邀请该省的专家鉴定这些文物。后来,该县召集了数百名搬运工将3吨重的佛经一路运到成都,并把它们存放在四川省图书馆永久保存。

2003年春末,在与游客谈论此事时,经历困难后,他回到新装修的严光寺当了近20年的主持人,感慨道:“这位姚县长是护法王金刚的转世吗?一般官员没有这种意识。”

然后他停顿了一下,叹了口气,“一切都有因果关系。”

[如果你有新闻线索,请向我们报告。一旦被收养,你将获得一笔费用。新闻微信关注:ihxdsb,新闻QQ: 3386405712]

澳客彩票

上一篇: 股票致富的关键公式 下一篇: 新造车势力问题不断,理想汽车也推迟交付时间